<progress id="vfnxb"><strike id="vfnxb"><listing id="vfnxb"></listing></strike></progress>
<ins id="vfnxb"><noframes id="vfnxb"><cite id="vfnxb"></cite><ins id="vfnxb"></ins>
<var id="vfnxb"><span id="vfnxb"></span></var>
<ins id="vfnxb"></ins>
<del id="vfnxb"><noframes id="vfnxb">
<cite id="vfnxb"><span id="vfnxb"></span></cite>
<cite id="vfnxb"><span id="vfnxb"></span></cite>
<menuitem id="vfnxb"><video id="vfnxb"><thead id="vfnxb"></thead></video></menuitem>
<ins id="vfnxb"><noframes id="vfnxb"><ins id="vfnxb"><noframes id="vfnxb"><ins id="vfnxb"></ins>
【溯源甘肅】穿越千年的最美石窟雕塑
  • 時間:2022-03-04
  • 點擊:0
  • 來源:甘肅日報

敦煌莫高窟

  甘肅日報特約撰稿人 李清凌

  聞名于世的中國佛教四大石窟寺——敦煌莫高窟、天水麥積山石窟、山西云岡石窟及河南龍門石窟,一半在甘肅境內。莫高窟、麥積山石窟及甘肅永靖縣的炳靈寺石窟,是中國現存最早、藝術水平極高的十六國北朝佛教雕塑群像,它們金碧熒煌,美輪美奐,同這里的古建筑、壁畫等一起構成甘肅歷史文化極為靚麗的瑰寶。

  莫高窟雕塑

  魏晉十六國北朝是中國佛教造像的初創時期,就莫高窟雕塑而言,這一時期保留至今的塑像既繼承中國雕塑藝術的傳統,又吸收犍陀羅雕刻的風格,極為莊嚴精美。這些雕塑包括泥塑施彩、石胎泥塑施彩、石雕、木雕等多種材質的造像。如現存十六國北涼時期的268窟塑像,是在一狹長主室正壁龕內,彩塑一尊肉髻圓臉,古樸安詳的交腳彌勒坐像。北涼275窟正壁也塑一尊高3.4米的彌勒像,它揚掌交腳,坐雙獅座,兩側壁龕內還有較小的彌勒像。衣裝稍窄,體態俊美,簡潔古樸,莊重和悅,整個窟龕所反映的主要是彌勒佛教題材。296窟北周時期的造像,正面龕內塑一尊佛,從內向外,兩側有二力士、二弟子,龕外左右各塑一菩薩。佛像平腿坐,雙目微閉,長眉如勾,嫩美而睿智。二弟子俯首沉思,若有所會,龕外菩薩也極清雋。佛、弟子、菩薩均施粉面,更顯得樸素、雅正和莊嚴,是一組難得見到的佳塑,令所有觀賞者賞心悅目,感觸頗深。

  莫高窟這一時段的塑像以北朝時期數量最多,規模最大。285窟是魏宗室東陽王元榮所造,428窟是北周武帝時的建平公于義造??呤覍挸?,像設較多。僅供養人就有世族、僧侶、奴婢等,他們不論男女、尊卑,分列在石窟甬道的兩側,體現出佛教眾生平等的思想。造像形態大都呈現出寬額隆鼻、細眉長眼、嘴角含笑,無比安詳靜穆的特點??梢韵胂?,在那個殺伐戰亂的社會環境下,這些栩栩如生的佛教造像能給人以溫暖、安慰和希望。248窟中心柱正龕佛像、259窟西壁正龕內北魏塑二坐佛像,都一腿盤坐,一腿斜伸,左手搭在膝蓋上,右手舉起,雙目微閉,似在思維。臉圓形,額寬眉長,微低頭,有髭須,神態極為靜穆。257窟的坐佛,衣褶采用貼泥微凸的塑法,不同于中國傳統的陰刻法,應是受犍陀羅雕刻技法影響的結果。不論哪種技法,所刻衣紋都很勻稱,工藝洗練,質感很強。尤其是西魏、北周時期的菩薩像,腰圍長裙,肩搭霞帔,掛于兩臂,在胸前打結。個個神態文靜,含蓄微笑,可親可敬,給后世造像者以極大的啟發和影響。

  莫高窟這一時期塑像的主要特點是身軀健美,面容清俊,超凡脫俗,富有智慧,雕塑技巧中西結合,生動感人。每看一窟,都會讓你受益匪淺。

  炳靈寺雕塑

炳靈寺石窟

  炳靈寺石窟位于甘肅永靖縣小積石山,關于它的創建還有一段傳奇故事。據唐沙門釋道世記載:“晉初河州唐述谷寺者,在今河州西北五十里。度風林津,登長夷嶺,南望名積石山,即《禹貢》導河之地也。眾峰競出,各有異勢?;蛉鐚毸?,或如層樓。松柏映巖,丹青飾岫,自非造化神功,何因綺麗若此。南行二十里,得其谷焉,鑿山構室,接梁通水繞寺,花果蔬菜充滿。今有僧住。南有石門,濱于河上。鐫石文曰:‘晉太始年之所立也’?!保ㄡ尩朗馈斗ㄔ分榱帧罚┨加肿魈┦迹?65年—274年),是晉武帝的年號。佛教傳入中國以后,早在東漢時代就在洛陽建立白馬寺。三國吳孫權在建業(今江蘇南京市)立建初寺,作為佛教傳入中國的第二站(第一站在今新疆),說西晉初在河西開窟建寺完全合乎情理。依據這條史料可以判斷炳靈寺是甘肅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佛教窟寺。

  十六國北朝時期,炳靈寺有代表性的雕塑位于第169窟、第126窟及第6窟。

  第169窟是一個自然山洞,壁無規則,地不平整。信眾藝人分期選取適當壁面進行雕塑繪畫,積漸而大,遂成氣候?,F存繪塑壁龕被定為24個編號,其中第6號龕塑有一佛二菩薩,榜題標明為無量壽佛和觀世音、大勢至菩薩。龕中有建弘元年(420年)造像題記,可知是西秦乞伏熾磐時代的作品。佛像寬額隆鼻,細眉長眼,穿半披肩袈裟,結跏趺坐于蓮臺。菩薩披肩長發,上身袒露,佩瓔珞,飾臂釧、腕釧,穿大裙,站于蓮臺。塑像的面、胸及四肢涂以白色,五官輪廓用墨線勾勒,衣裙、背、項光施以彩繪,佛的背、項光繪火焰紋。背光內有伎樂天,分別持箜篌、腰鼓、排簫等。第17號龕下部西秦石胎泥塑半跏菩薩思維像,左手搭于膝上,右手斜壓在坐臺沿,雙眼微閉,低頭含笑,臉相圓滿,似老似少。就是說,讓老人看像是老人,年輕人看像是年輕人,又都會給你和悅輕快的感覺。龕內北壁上方彩繪有十方佛。其他編號的窟龕內以及可以容納圖畫的壁面,原都隨形就勢,不惜工費地創置塑像和壁畫。

  第126窟開鑿于北魏??咧姓邶悆鹊袼芏?,微側身相對,佛兩側貼龕壁各半圓雕出一菩薩。佛座下北側雕有一供養弟子。北壁雕有交腳彌勒及二菩薩,彌勒方座,座下雕二只獅子??邇缺诿娓〉駶M布,一片璀璨,細數共有112尊雕像,并有北魏宣武帝延昌二年(513年)造窟題記。雕像技藝頗高。如正龕兩佛,反映的是釋迦、多寶佛說法相。兩佛臉呈方形,面容清癯,肉髻前傾,細眉隆鼻,薄唇凸頤,眼均微閉,長頸薄衣,一手撫膝,一手揚掌,似在講說善惡因緣、生死輪回的道理。此類雕塑題材在國內其他石窟中也能見到,似有固定的模本,但像炳靈寺這樣品位高,有題記的雕像并不多見,它完全稱得上這一時代釋迦、多寶說法像的標準版本。

  第6窟開鑿于北周??叱势矫骈L方形,平頂,高2米,深1.9米。南北兩壁雕菩薩立像各一尊,均戴寶冠,袒胸,披巾于腹前交叉下垂,著長裙,手執凈瓶、念珠等法物。壁上繪有寶樹、千佛,南壁下方繪《猴王本生故事》。但見山間大樹上,猴在攀援、鵲鳥憩息,一片安詳自得的樣子。圖畫完整清晰,是相當珍貴的佛教美術史資料。此外,第1窟(原第16窟)的西秦石胎泥塑立佛(現安頓在臥佛殿內),長8.6米的北魏泥塑臥佛, 第172窟北周造五身立佛、三尊坐佛泥塑像等,都是這一時期炳靈寺的重要造像。

    麥積山雕塑

麥積山石窟的北魏造像碑

  麥積山的佛像雕塑以北朝時代的最具代表性。開鑿于北魏時期的第78窟、第121窟、第133窟,開鑿于西魏時期的第44窟、第123窟和第127窟等,都是這一時代雕塑的“亮點”。

  麥積山十六國北朝的石窟多呈方形,或平頂,或頂如復斗??咧胁季?,大都在正、左、右三壁塑像,多是每壁一佛二菩薩,有的還有弟子、比丘、比丘尼、天王、力士、供養人等塑像。很多造像活潑生動,呼之欲出,具有強烈的生活內涵和世俗情調。

  位于西崖下部的第78龕,像塑于北朝初期,它的開窟時間可能更早。該龕高4.5米、寬4.7米,龕內寬敞。正壁和兩側壁設佛壇,壇上有坐佛。正壁高3.25米的主尊,細眉隆鼻,眼睛略凸,高肉髻,挺身軀,袈裟右袒,衣紋為陰刻線條,結跏趺坐,神情有點像云岡石窟第20窟的那尊大佛。兩側原有菩薩各一尊,已毀。右壁龕坐佛高3.18米,作禪定??;左壁造像已毀。這里的雕塑是麥積山現存最早的造像之一。

  第121窟正壁和左右壁各開一龕,龕內各塑一佛。正龕兩側上部還有影塑佛弟子各一排五身,高約0.3米,均著寬厚的袈裟,但相貌神情各不相同。左右兩壁里側的脅侍菩薩同正壁龕外兩邊的比丘、比丘尼相挨而立,上身微微前傾,肘、肩和頭部靠得很近,似在聽了佛的講法,會心地微笑,又像是乘便私語幾句。那活潑生動的神情,和諧自然的氛圍,給人以親和力和親切感,是該窟最優秀的作品之一。此窟前壁左側塑一袒胸持杵力士,右側為披甲天王。造型夸張,威嚴無比,它也是同類造像中的佼佼者。

  第133窟(或稱萬佛堂、碑洞)中有十余組塑像,壁上有影塑,窟中還有18塊完整的造像碑,第10號碑中央自下而上刻釋迦、彌勒以及釋迦多寶二佛坐像,碑四周有10幅佛傳及佛本生故事圖,這是北魏時期的遺珍。第16號碑中間一欄三尊坐佛,衣飾刻紋極為細膩,龕外左右角各雕一飛天,下方各立一腳踩獅子的天王,造型生動,雕刻精絕,是古代造像碑中的精品。此窟主室的正、左、右三壁鑿有11個深淺不一的佛龕,每龕都有繪塑,為麥積山塑像的代表作。

  第123窟左右兩壁外側的童男、童女,男孩健美、單純、樂天;女孩嬌嫩、稚氣、淳樸。他們神態酣甜,真實可愛,似鄰家孩童,就算你是頭一回來到這里,也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左壁坐佛同樣顯得沉靜入微,超凡脫俗。

  第127窟正壁龕內是一垂足坐佛及二菩薩,石刻佛像的背光和項光中散在的飛天,緊緊圍繞坐佛飛翔,繪塑結合,靈氣十足。佛像面容清俊,衣褶垂于座前,厚重而自然。據研究,它經過后世的重塑,但兩側的脅侍菩薩是原塑,能代表西魏雕塑家的高超技藝。菩薩高髻寶冠,和悅端莊,服飾華麗,風姿綽約,是南北方造像藝術交流、佛國同人間溫情融會的結果,像這樣的雕塑水平,莫說是在麥積山,就是在全國任何著名的石窟寺里也不多見。

  麥積山雕塑主要有三種特點。

  一是世俗化傾向。許多造像雖然反映的是佛國故事,但那衣飾、面容、神態、氛圍又同人間俗情無異。如前述第121窟北魏菩薩塑像,著褒衣博帶式袈裟,與弟子緊緊相依,會心地交談,猶如現實生活中的一對姐弟,充滿著輕松、愉悅和活力。第123窟的維摩詰頭梳小髻,面容清癯睿智,像是一位知識廣博、家境富裕的士人。同窟文殊菩薩與維摩詰高度相當,服飾華麗,瀟灑大度,沉靜無畏,看著這幅維摩詰與文殊菩薩相辯的經變像,準會使人想到魏晉南北朝時期玄學家們辯論的場景。那佛國的情境,不就是世俗上層社會生活情景的提煉和移植嗎?類似世俗化的雕塑,在同時代其他洞窟中還有許多,并不少見。

  二是民族化風格。就是將印度佛教的內容盡量用中國傳統的雕塑技巧和風格表現出來,以吸引中國的信眾。在這里,莊嚴慈悲的佛菩薩,威武雄健的天王、力士,美妙歡樂的飛天,虔誠肅立的供養人以及兇惡可憎的鬼怪等,藝術造型上既有遵循印度佛教造像儀則和受犍陀羅雕刻造像影響的因素,如肉髻、垂耳、眉間白毫、印相及菩薩的臂釧、腕釧、瓔珞、右袒法衣、闊肩細腰、跣足等,但更多還是以傳統寫實的雕刻為基礎,以現實生活為依據、寫形傳神,創造出中國化的佛教造像。如佛像的體型、相貌、服飾及精神狀態等都盡可能地以中國人的特征為底模,進行概括、提煉、升華和造型。許多塑像慈祥、善良、溫柔、智慧、淳樸的面容和神態,給人以可親可敬的感覺和無限美的享受。我們知道,佛教傳入中國甚早,但就塑像而言,魏晉南北朝算是初期。麥積山石窟的工匠在佛像中國化的嘗試上,既是大膽的也是成功的。

  三是多樣化的雕塑材質和技法。麥積山雕塑的取材有石質、泥質、石胎泥塑、木質等多種,以泥塑為主,這是因為當地的石質比較松散,木質又不好長久保存。雕塑技法有獨立于墻壁的圓塑、凸出墻壁的高浮雕塑、粘貼在壁面上的模制影塑和以墻為依托的壁塑幾大類,加上有的上彩、有的素面以及雕塑與繪畫相結合等,表現手法豐富多彩。尤其是彩繪與純泥塑并用,塑與畫相結合的“薄肉雕”方式,雖可歸類于壁塑,但它與一般的壁塑又不完全相同,將那匠心別具、技藝獨創精湛、效果極佳的塑法說成是北周時代新創、麥積山獨有的塑法未嘗不可。七佛閣等處保存較好的石質窟檐,充分體現了古代藝人高超的雕刻、造型技術和想象力,是麥積山乃至中國佛教藝術中難得見到的。

上一篇:沒有了
欧美人与动XXXXZ0OZ,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免费,24小时日本高清免费看下载